幻灯四
幻灯三
幻灯二
幻灯一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主页 > 政府计划 > 投诉建议 >
天水步校——我军旅生涯起航的地方
天水步校——我军旅生涯起航的地方

天水步校大门

我的军旅生涯是从天水步校起航的。从步校的一名战士,到步校的一名学员,5年时光,难忘的记忆。这里,有我熠熠闪光的青春年华,有那激情燃烧的岁月。

天水步校,将我从一名学生锤炼成一名革命军人,之后,在从军的路上风霜雨雪26载,为我的一生,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 

从教勤连到警通连

天水步校的原址,是1951年2月开办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高级步兵学校,七军军长彭绍辉任校长,七军政委冼恒汉任政委,至1952年6月,毕业560名学员,学校撤销。1952年8月,由原西北军区军官学校改编组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步兵学校,从西安王曲镇搬迁过来。

1959年底,天水征兵开始,新兵主要分配到总后青海汽车团,在这批新兵中,由天水步校挑选了11名文化程度较高的,补充教勤连,我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,1959年11月23日,我们来到天水步校,成为教勤连的战士。

  教勤连有一百多人,连长苏永厚、指导员曲宝文,全连设3个排。教勤连的任务是为教学服务,一般人以为教勤连主要是为学校站岗放哨执行勤务,其实不然,步校南门和西门的岗哨,从来都是由学员担任的。

  步校的任务是培养各级指挥员,我们直接为学员服务做示范的。比如炮兵专业课,炮兵示范由我们担任,装炮弹、发射、方位多少都按指令执行,教员的任务,就是培养学员怎么指挥火炮群。

  我当炮兵时,用的是152榴弹炮,光炮弹头就35公斤,还真是个体力活,我们按炮兵指挥的指令,定方向、标尺,第一炮发射后,根据弹着点加减标尺,向左向右修正。怎样修改方向、标尺就是教员教学员的课程了。

  一次,炮兵专业学院在北道荒野实弹射击,因一个学员下达的指令有误,一炮发射出去,打到离社棠镇浮桥不远处,气得教员电话里喊那个学员:你是咋指挥的?快速纠正!

  教勤连有两人会开坦克,步校有辆坦克,给步兵学员上课时,由教勤连人员驾驶坦克,教员给步兵专业学员上课,教员与学员跟着行进中的坦克,教学员怎样指挥步兵随坦克组织进攻。

  教员给步兵专业学员上课,我们担任举靶的任务,靶子是活动的,没指令时,靶子放下,接到举靶的指令,我们就举起靶子,教员教学员怎样捕捉射击时机,有力杀伤敌人,我们平时都在战壕里隐蔽,如遇实弹射击,还要报靶。

天水步校——我军旅生涯起航的地方

1963年,天水步校军务科警通班合影,前左二为侯新民

我在教勤连时,经历了国家经济困难时期,每个人的口粮从每月45斤减为42斤,没油水,年青人饭量大,怎么能吃饱呢?那时的指战员多是浮肿,去医院看病,只能发一小袋黄豆炒面,补充营养。

  刚到教勤连时,我吃煮洋芋还剝皮,但看到农村来的战士都是连皮吃,我也就连皮一起吃了。

  那时,步校在西靶场有菜地,平时种粮种菜,补助供应,以度难关。记忆最深的是往西靶场菜地送粪,为了多拉点,从外单位借来马车,哪有骡马呀,就靠我们人力,驾辕是最费力了,因为我个子大,体力好,常由我来驾辕,前面4个人拉,那时东桥头的坡可大了,上去好费力,往西靶场送回粪,来回最少也得半天时间。

  我在教勤连干了一年时间,被推荐到警通班工作。警通班顾名思义,就是警卫通讯了,归步校军务科管,警通班住在校办公大楼后面。警卫任务主要是校领导外出时担任警卫、勤务工作,通信主要任务是分发文件、报纸、电话总机守机值班、电话线路的架设与维护等。

平时通信工作,班内早有分工,班长分管内线,副班长分管外线,我们班平时也就是分发文件、信件报纸,刮线杆树皮并涂上沥青,遇有线路中断,及时查线排除故障,维护电话线路畅通。总机值班,我们称为守机,大家轮流值班,那天我接到一个特殊电话,对方总机说:林总电话,接崔主任。

崔主任是步校政治部主任,调入步校前,曾任中国驻越南大使馆武官,我快速接通电话。我严格执行规定,不听首长通话,因此,也不知道首长听话内容。

三天后,崔主任很快去了新疆,事后我们才知道,崔主任被任命为南疆军区副政委。

  警通班有辆军用三轮摩托车,那时,三轮摩托在天水还很少见,平时由我们开三轮摩托车传送文件。

天水步校——我军旅生涯起航的地方

 

起初,凡校领导外出,总是点名让我去当警卫,可能是我办事灵活,身体好,枪法准,军人子弟,政治可靠。校长周智高和我父亲都是七军的,解放天水时,我父亲是七军侦察科副科长,周校长是七军十九师副师长。后来,军务科干脆指定我为校长警卫,政委龙炳初是少将,按规定配有专职警卫,是由副班长严正录担任。

天水步校——我军旅生涯起航的地方

侯新民(左)与严正录

周校长和校长谢松柏去西安第四军医大学体检。周校长去重庆理疗。谢校长三次去延安制定步校学员野营拉练计划,还有周校长、谢校长、康应中政委去兰州军区开党委会、党代会等,都由我担任警卫勤务工作。

因为给校长当警卫,常去校长家,我与谢校长家的大儿子鄂秦成为朋友,鄂秦聪明好学,会装半导体收音机,喜爱摄影,家里有部135照相机,我在步校的照片,几乎都是由他拍摄的。那时一般人家都没有照相机,那些在步校的老照片,对我来说,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弥足珍贵了,鄂秦功不可没。

天水步校——我军旅生涯起航的地方

1964年,侯新民在天水步校办公大楼前留影 校长谢松柏之子谢鄂秦摄

困难时期的打猎队

从1960年开始,国家经历了三年困难时期。步校也与地方一样,人人都吃不饱,挨饿的滋味真不好受,人们营养不良,严重的人都浮肿了,医生也没办法,根据有关部门指示,开展生产自救,步校除了种粮种菜外,还成立了12个打猎队,以解决步校广大指战员吃不饱,营养不良的头等大事。

那个年代,打猎还是允许的,野生动物保护法的颁布已是几十年后的事了。

当时12个打猎队分布在天水、陇南,还有定西的漳县、岷县一带,因我枪法准,也抽到打猎队,随队在武山、漳县、岷县一带打猎。

那时打猎主要是打草鹿,在这些地方,草鹿还真不少,遇上伤人的熊、狼、豹也射杀过。

每个礼拜,步校都派出一辆大卡车,到各个打猎点收取猎物,每次都能收多半卡车。猎物拉到步校后,分发到各个单位,那时各大队、机关、保小都有食堂,打猎还真解决了不少实际困难,打猎持续了5个月左右。

  我给校长当警卫外出时,坐小车也带有半自动步枪,沿途有山有水的地方,时能遇见野兔野鸭,也放几枪,因是公出,搂草打兔子,倒也收获不小。

  记得一次外出打猎,坐着小车,有周智高校长、谢松柏副校长3位校领导,有训练部部长董昌亭,还有周校长的大女儿和我,我们去的地方是仙人崖后面的朱家后川,到了打猎地方,许久没看到猎物,周校长对前方远处一块大石头开了一枪,谁知在石头不远处,惊起一只大鹿,说来也怪,这只鹿还站在土堆上不跑也不动,我用的半自动步枪,周校长用的是美式卡宾枪,我和周校长一起开枪,猎物看来是中弹了,但还没致命,猎物向山坡上跑去,我正准备举枪,周校长给我挥挥手说:“我来,我来!”周校长扣动扳机,猎物倒下,远处也有观看的农民,一起喊打中了,打中了,我们去捡鹿,一看还真不小。

  还有一次打猎,因步校领导有新规定,首长外出打猎,不能派小车,我们一行6人都坐军用大卡车。

天水步校——我军旅生涯起航的地方

侯新民在天水步校首长宿舍执行任务 校长谢松柏之子谢鄂秦摄

谢校长、董部长坐在卡车驾驶室,我和3个教员坐卡车上面,到了西和县的石峡,那里山坡上有野鸡,河滩里有大雁。

谢校长他们在那打野物,对我和一个教员说:“你们到山上看看,有没有鹿!”我们在山上找了好长时间也没看到猎物,我当时带了一百发子弹,不放一枪,真是不甘心啊,我对准远处一颗大树的树干,放了一枪,不远的草丛里一下惊起3只鹿,2只一下就窜到树林,还有一只鹿动作慢点,被我一枪击伤,向山上跑去,但速度慢了不少,我也跟着猎物跑,猎物跑了一段,站在明显处,被我一枪打中。

  上山后,我与教员分开行动,教员击伤一只公鹿,挺大,都跑到对面第三个山梁上了,鹿卧在那,看来一时也跑不动了,教员用望远镜给我指了方向,对我说:“你过去打!”当时能看见鹿,但要接近它还要过沟爬山,挺费力的,我去时鹿还在那,又被我一枪击中。一大一小两只鹿,教员拖着大鹿,我扛着小点的下山了,这次打猎收获了2只鹿和4只大雁。

谢校长知道我家在军分区,将那只较小的鹿劈了一半对我说:“拿回家去过个年!”

过了两天,我从首长宿舍路过,谢校长的夫人苏正明阿姨远处看见我就喊:“侯新民、侯新民,家里有你们打的大雁,过来尝尝!”我到了谢校长家,苏阿姨端出做好的大雁肉,听说还是请步校名厨做的,又从厨柜中拿出已开封的茅台酒,给我倒了一杯。几十年过去了,那时的情景令人难忘。

天水步校——我军旅生涯起航的地方

侯新民(左一)跟随步校谢松柏校长(右五)和教员到延安,在延河大桥上合影

加入步校业余剧团

步校业余剧团在我进教勤连前就已经成立,归校宣传科及宣传科属下的俱乐部分管。

  业余剧团曾上演过《穷人恨》和反映解放兰州题材的《8.26前夜》等多部话剧。

  我在警通班时,与同班战友侯启升表演的相声,在步校文艺汇演中获得三等奖,自此,我便进入俱乐部领导的视野,让我也加入到了业余剧团。

天水步校——我军旅生涯起航的地方

 

《霓虹灯下的哨兵》最初是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于1962年创作演出的话剧。故事蓝本取材于驻守上海南京路上的好八连。该剧公演后获得极大反响,全国各地剧团争相排演。我们天水步校也不例外,由宣传科组织、俱乐部实施,由俱乐部工作人员吕效谦老师导演,排演话剧《霓虹灯下的哨兵》。

当时,剧组没有专门的排练场,《霓》剧的排演也就在礼堂舞台上进行,分配角色、发放剧本、背台词、对台词、排演、彩排。

天水步校——我军旅生涯起航的地方

《霓虹灯下的哨兵》剧照,左为侯新民

经过大家共同努力,最后进行彩排,记得宣传科长坐在舞台内一侧,前面桌子上放有一盆黄花,看过彩排后十分兴奋,对我说:“侯新民,你知道我现在啥感觉?舒服啊!”

《霓》剧的演员,全部来自步校三大部及保育小学教职员工,训练部和政治部来的基本上是现役军人,军务部来的职工较多。刘连元饰连长、牛柳升饰指导员、魏金泉饰班长赵大大、导演吕效谦老师饰游击队长、宣传科广播员饰阿香、曹金柱饰阿飞、我饰童阿男、保小老师李秀英饰曲曼丽、轩辕美丽饰春妮,还有一位老师饰剧中女学生。

天水步校——我军旅生涯起航的地方

《霓虹灯下的哨兵》剧照,中为侯新民

  我们排演的话剧《霓虹灯下的哨兵》在步校首次上演,立即引起轰动。领导、机关和教职员工、学员,还有家属一致反映《霓》剧故事情节吸引人,演职人员全部来自步校各基层单位,平时的战友、同事、熟人出现在舞台上,扮演着各自的角色,自演自乐,更给人们一种亲切感,充分显示了文艺扎根于基层,扎根于大众的活力,所以受到大家的喜爱与欢迎,人人都想先睹为快,因而,《霓》剧在校内接连上演了七八场。

天水步校——我军旅生涯起航的地方

《霓虹灯下的哨兵》剧组部分演员合影,后排右二为侯新民

不知是原订计划安排还是应天水市要求,《霓》剧在市工人俱乐部公演了好几场,演出可谓盛况空前。每逢演出前,工人俱乐部门前总是挤满了群众,有票的、没票的都挤在那里,那时票务交由天水地区宣传部门发放,真是一票难求,就是我们剧组演职员的亲戚、朋友找来,也难搞到一张票,无奈,只能从门前领进来,站在俱乐部内座椅两侧看剧。

天水步校——我军旅生涯起航的地方

侯新民与《霓虹灯下的哨兵》的导演合影

我进入学员队后,学习任务繁重无法坚持到剧组排演剧目,《霓》剧童阿男角色改由姚大伟担任,曹金柱转业,阿飞角色改由保育小学何老师担任。《霓》剧继续上演,经久不衰,至于在哪上演、演出多少场及演出盛况如何,还有待于参演人员的回忆。

天水步校——我军旅生涯起航的地方

步校业余剧团《霓虹灯下的哨兵》剧组全体人员合影,二排左六为侯新民

入选步校篮球队

天水步校还有一支闻名天水地区,甚至甘肃一些县市的篮球队。我进教勤连时,校篮球队已经成立,我们连指导员曲宝文任校队教练,二排长苟建军、三排长杜六乾都是校队主力队员,班长胡永水是校队主要成员。

我到教勤连后,春节前连里去西和县、礼县慰问老兵家属,在礼县打了两场篮球,我入伍前是天水中学(现天水一中)篮球队的主力,在球赛中表现突出,被步校篮球队教练看中,吸收进了校篮球队,后来担任球队中锋。

1960年,兰州军区师以上单位篮球赛在西安举行,天水步校篮球队也参加了比赛,赛场在西安第四军医大学。比赛只选冠、亚军,其余球队不排名次,五十五师获得冠军,第四军医大学获得亚军。

就是在这次比赛中,让我见到一位高个子篮球队员,他是青海省军区代表队的,他站在宿舍上下双人床旁,不用上铺就可以喝到放在上铺缸子里的水,哈、哈,当时还真引起我们的惊奇。

天水步校校长周智高喜欢打篮球,对校篮球队的建设与发展格外重视。夏天傍晚,周校长常常出现在西灯光球场,与我们一起打篮球。照片中有周校长(后排右三),校篮球队员有大黑、二黑、李志雄、张正元、李跃福、曲宝文、高更武、张承欢。摄影地点在步校西灯光球场。

天水步校——我军旅生涯起航的地方

周智高校长(后排右三)与篮球队员合影,摄影地点在步校西灯光球场

1963年,校篮球队在体育馆集训了3个月,备战甘肃省篮球甲级联赛。

我们基础训练是:3000米长跑、跳远、单杠引身向上、俯卧撑。技术训练是防守、进攻、传球,最后是战术演练。

省篮球甲级联赛先进行赛区分赛,我们天水赛区包括天水、陇南、平凉各队及甘肃邮电、河西206厂等代表队。

省邮电队与天水步校队,是两支实力相当的篮球劲旅,省邮电有一主力,进攻能力强,难于防守,我们研究并制定了防守方案,具体任务落实到个人。我们事先早有预案,比赛中我们战胜了省邮电队,省邮电队在天水赛区没有出线,河西206厂获得第一名,天水步校获得第二名。

  决赛中,我们天水步校篮球队获得全省第六名的较好战绩。我也获得国家二级篮球运动员称号。步校篮球队的老队员在以前重大比赛中,早已获得国家二级篮球运动员称号。

60年代初,天水篮球运动最为普及,但体育设施简陋,除了天水步校有灯光球场,市上只知道体育场有,市上的篮球比赛多在体育场举行,步校篮球队常与天水市联队举行表演赛,对新队员也是极好的实战锻炼,每逢晩上灯光球场比赛,气氛更甚为浓厚,球场四周观众挤的满满当当的,裁判的哨声不时响起,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,观看篮球比赛已成为当时人们的一种时尚。

被推荐为步校学员

1962年10月,原天水步校改编为兰州军区步兵学校。1963年底,首次招收学员,条件是:参加过甘南平叛或中印反击战,年龄在23周岁以下,并具有一定文化程度的优秀班长。

根据工作表现,步校有关部门推荐我入校学习,并在教勤连办理入学手续,一起办理手续有3人。

警通班副班长严正录是龙炳初政委的警卫员,跟随首长去了甘肃省军区,我将这一消息写信告诉他。严正录也想进步校学习,并将这一想法告诉了龙政委,随即也办理手续进了步校学员队。

本批步校共收学员一个大队,下设三个区队,每个区队下设三个班。

大队长由上级任命我们教勤连连长苏永厚担任。政委是由步校机关调来的。一区队以骑兵第二师参加甘南平叛的学员为主,各省军区来的也分在这个区队;二区队以五十五师参加中印反击战的学员为主;三区队以二十一军的学员为主。

教学由学校训练部统一管理,下设射击系、战术系、特业系、政治系、体育系。在学员大队教学时,由系派出数名教员,组成教研室。我们开设的课程有射击、战术、防化、工兵、刺杀、投弹、队列、地形、单杠、游泳等科目。

天水步校——我军旅生涯起航的地方

天水解放军第一步兵学校圆形教室

大队统一设有食堂,一个班一个饭桌,因1964年国家经济已经逐步恢复,学员都能吃饱,节日还能会餐。

学员学习时,理论课在圆形教室上,实践课在野外山区进行,特别是射击、山地进攻战术和野外学习训练非常艰苦。

山地射击在田家新庄进行,讲课、练习、实弹、考试,一共半个月时间。夏天我们在山区进行战术学习,在山上遇到下雨天气,下山的小路滑的无法行走,因为是林区,我们就从溜木材的溜子往下溜。山地进攻战术在北道朱家后川至党川林场沿途进行,谢校长亲临现场指导,并指出山地进攻速度太慢,主要原因是行进步幅小,并亲自示范大步行进。谢校长个子虽不高,但步幅挺大,一步能迈一米过点,我们也按示范动作行进,果然加快了山地进攻速度。

我们这期学员,主要培养部队初级指挥员,也可以说是为部队培养排长的,所以,教学从单兵、班、排组织进攻为方向,仅山地进攻战术,我们就学习、演练了一个多月。

在这次山地战术学习最后的几天,进行山地防御战术,我们强渡党川河,河水湿到大腿根,出水后,棉裤结成冰,和腿粘在一起,由于部队要继续行进,我腿上的一块皮被冰粘了下来,过后就发炎化脓,领导见这情况,让我暂停训练,伤愈后又继续参加训练。这是山地战术最后一个科目,训练完成后,随即由学校派车将学员接回。

特业系分管防化和工兵的教学,步校的那一辆坦克也归特业系管理,并设有专门的防化、工兵训练场,训练场设在步校游泳池东面一二百米处,靠北墙外就是陈家庄了。

因为那里设有毒气室,为安全起见,训练场筑有围墙,防化教员给我们讲解毒气的种类、危害及后果、怎样使用防毒面具,并进入毒气室体验,一次我戴防毒面具进入毒气室,因防毒面具太大,从面具缝隙吸入毒气,顿时感到头昏,眼泪都流出来了,我知道是中毒了,走出毒气室,向教员报告了情况,教员对我说:“换个小的防毒面具,再进去体验体验。”

工兵课主要讲地雷的埋设与排除,排雷讲的简单。战壕与工事的构筑,主要讲述构筑工事的重要性及怎样构筑工事。演练时让学员进入战壕射击位置,教员提前埋好炸药包并引爆,模拟敌方炮火,因学员事先不知道,结果被炸药包炸起的灰尘搞得灰头土脸的。

  政治课一般都是上大课,听报告。

天水步校——我军旅生涯起航的地方

侯新民在天水步校游泳池游泳留影 校长谢松柏之子谢鄂秦摄

体育课包括刺杀、单杠、游泳。刺杀课戴护具,一对一木枪对刺,进行快、准、狠的训练。1964年,在兰州军区、成都军区几大军区大比武的开幕式上,我们学员组成一个方队,进行了刺杀表演。

游泳课的教员由吴玉龙、张承欢担任,那时步校的游泳池,是天水唯一的正规游泳池,学员们先在泳池旁练习基本动作,然后在浅水区学习蛙泳,我不仅学会了蛙泳,而且学会了侧泳、仰泳、自由泳,还学会了潜水、踏水。因不具备条件,学员没设武装泅渡课程。

单杠器材简单,可要做好各项动作,确是对人们意志、力量等各方面的综合锻炼,通过学习,学员应掌握的各项动作,我全部达标合格。

投弹课不归体育系,由大队直接授课、考核,我投弹的成绩是56米,被授予“投弹能手”称号。

学员的各门课程完成后,大队进行了一次综合演练,学员们从甘泉、麦积等地到达党川林场,沿途将学员所学课程、军事技能穿插进去进行演练,使学员掌握了单兵技能,提高了在战斗中对班、排的指挥能力。

天水步校——我军旅生涯起航的地方

1964年11月21日兰州军区步兵学校第一队毕业合影。后排右九为侯新民

学员队的学习结束了,我以优异成绩毕业,被分配到二十一军六十二师一八六团,我从排长、连长……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。

“但使龙城飞将在,不让胡马渡阴山”。多年来,天水步校培养了无数献身于国防建设的军人。步校的那段日子,令人终生难忘,当时学习、生活的情景,常常出现在我的梦境里,是那么的清晰。是啊,军旅生涯,有着血染的风采,我永远不会忘记,我的军旅生涯是从天水步校起航的。

 

本刊独家原创 抄袭剽窃必究

天水步校——我军旅生涯起航的地方

侯新民近照

作者侯新民 山西浑源县人,1940年2月出生,1959年11月从天水市入伍,1964年7月入党。历任天水步校教勤连战士、军务科警通班战士、步兵学校一区队学员,二十一军六十二师一八六团排长、连副指导员、连长,甘肃天水市武装部助理员、作训科长,徽县武装部副部长、部长,清水县武装部部长。1985年10月转业,任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天水分公司副经理,2000年4月退休。